摩拜和ofo会合并吗?创始人胡玮炜戴威这样说

烧钱“未到尽头”? 摩拜和ofo会合并吗?创始人胡玮炜戴威态度强硬拒绝合并,具体内容详解请看下文。

摩拜和ofo会合并吗?

遭部分投资方“逼婚”背后,摩拜和ofo创始团队均拒绝合并;有投资人称,商业模式是好的,恶意竞争导致行业混乱

“我们内部达成了共识,大家都不愿意合并”,2017年12月14日,接近ofo高层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鉴于最近有投资方密集表态推动与摩拜合并,ofo创始团队内部开了个会,对于此事统一了意见。此前ofo竞争对手摩拜CEO王晓峰也公开表示,“不觉得有任何合并的可能。”

12月13日,ofo投资方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摩拜与ofo将会合并。ofo的另一个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多次表示,ofo和摩拜应该合并。除了ofo投资人,摩拜的第二大股东、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于12月13日也表示“不反对合并”。

此前在资本力量下,滴滴、快的合并,美团、大众点评合并,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当前共享单车二三梯队已出现大量倒闭,业内“凛冬已至”,在资本方的愿望下,ofo和摩拜的创始人还能坚持多久?

一张合影照引发的合并猜想

“幸亏小蓝单车倒了,否则三家一合不是就叫红黄蓝了吗”,2017年12月13日,ofo投资方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36氪主办的一次会议上表示,ofo和摩拜“会合并”。

关于摩拜和ofo合并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半年多。此前6月26日,在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前,ofo创始人戴威与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的合影流传开来,业界关于两者合并的猜测一下强烈起来。

ofo和摩拜迅速否认。6月27日,戴威在达沃斯论坛上告诉新京报记者,“那(照片)就是在活动上遇到拍的,我们肯定不会合并。”6月29日,胡玮炜表示,“不可能,完全是不同的企业”。她认为,两家公司的效率和产品的生命周期都不同步,这种情况下没有合并的可能。她还表示,两者就像安卓系统与iOS系统的竞争。

然而到了9月份,一些投资方呼吁两者合并的声音愈演愈烈。

投资了ofo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从9月开始前后三次呼吁,摩拜和ofo应该合并。12月9日,他再次表示,“战局已经比较明朗化,再打消耗战就没有意义了,对双方损耗都很大,需不需要再打?”朱啸虎说,目前ofo和摩拜占到整个市场份额的95%,投放量已经过量饱和,如果想要盈利,两家合并才是合理的。

此外,投资了ofo的天使投资人王刚也对外表示,从资本驱动的角度来看,ofo和摩拜合并肯定是最好的选择,摩拜就应该做国际市场,ofo做中国市场。

除了ofo的投资方,摩拜的投资方也开始出现合并的声音。摩拜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会合伙人周逵近日表示,当(摩拜和ofo)二者份额都不太增长的时候,是合并的时机。这也被外界理解为倾向于合并。

戴威和胡玮炜的态度则一直强硬。12月初,摩拜CEO王晓峰接受采访时称:“不觉得有任何合并的可能,任何企业独立是有原因的。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花了上百年时间将产品差异化,摩拜也要这么做。”

ofo团队则在12月14日早晨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奠定了统一基调。接近ofo高层的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ofo的高管团队不愿意合并。

合并是部分投资方的一厢情愿?

12月10日,摩拜单车B轮投资方祥峰投资合伙人赵楠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祥峰投资不支持摩拜和ofo合并。” 一位接触摩拜单车的内部人士分析,现阶段摩拜不需要和ofo合并。

该人士认为,时间越久,ofo的劣势越明显,摩拜没必要在这个时刻去做出合并的判断。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摩拜是要做一家独立的大出行科技公司,不会成为滴滴体系内的一家公司。

参与对摩拜多轮投资的熊猫资本同样对记者表示,“我们了解的情况是摩拜和ofo不会合并”。

此前有消息称,ofo新一轮融资即将完成,某共享单车的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怀疑。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新一轮融资完成,ofo方面也没必要到处呼吁合并。

呼吁ofo和摩拜合并的推手到底是谁?有媒体报道称,摩拜单车与ofo合并的推动者包含有滴滴出行。而滴滴方面不予评论。

新京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显示,在ofo小黄车D轮融资前,滴滴占股25.32%,拥有两席董事会席位。朱啸虎则占股10.32%,在ofo小黄车9人的董事会中占一席。经纬中国占股10.15%,同样有董事会一席。三者相加已经突破了45%,接近59%的比例。

如果ofo投资方意图推动合并,那么ofo创始团队将面临较大压力。

据了解,滴滴曾向ofo派驻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滴滴开放平台负责人南山和滴滴财务总监Leslie Liu,分管ofo市场和财务部门。不过,近日滴滴系三位高管被爆“休假”,引发业界遐想。对此,ofo方面表示“个人原因休假实属正常”。

相比较而言,摩拜创始团队拥有较大自主权。摩拜单车董事、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日前对媒体表示,摩拜与投资人之间不存在对赌等特殊条款,是一家完全独立、经营方面可以自己做主的公司,“投资人管不了它”。

由此分析,对于合并,摩拜的部分投资方其实兴趣不大。

“没有打到山穷水尽”

12月9日在2017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表示,“任何一个企业合并都很复杂,有很多因素在里面,包括投资人、创业者、股东、用户,要平衡各种各样的声音,这里面很多的利益不是那么容易平衡的。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合并)这是需要大智慧、大格局的,任何两个企业要合并的前提,就是这些股东有没有这样的智慧、有没有这样的格局。”

“没有打到山穷水尽”,这或许是摩拜和ofo团队反对合并的关键点。

从摩拜、ofo在7月份相继宣布完成E轮融资之后,双方就再也没有融资落地。与此同时,共享单车二三线公司迎来行业寒冬,倒闭、跑路、挪用押金成为行业关键词。

从今年6月悟空单车宣布倒闭开始,引爆了一场共享经济的倒闭潮,在共享单车第三梯队的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相继倒闭或停运;第二梯队的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先后面临押金风波。

“当摩拜与ofo占据共享单车的头部之后,后面像小蓝单车等一些产品做得比较好的共享单车都融不到钱了,VC(风险投资)不敢投了。”一位长期关注共享经济的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倒下的共享单车们则将倒闭的原因归咎于行业的恶意竞争。酷骑单车原CEO高唯伟对记者表示,“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本来是好的,只是现在大家恶意竞争,把整个市场都弄坏了。”

现已离职的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同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成立的,但行业太混乱,大家恶性竞争,很多时候是免租金,导致没有好的现金流,使得押金方面的问题很多。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摩拜单车的总投放量已经超过800万辆,如果按照平均单价1000元的价格计算,其车辆制造、采购的成本就高达80亿元。这还不包括运营维护和海外推广的费用。

2017年11月,就在小蓝单车陷入“挪用”押金、运营困难的舆论漩涡时,多家媒体报道称,摩拜被曝资金链告急,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12月4日,摩拜CEO王晓峰接受采访时表示,摩拜押金肯定是合理合法合规地在操作,保证用户随时退押金。

摩拜ofo是否合并,AT态度暧昧

新京报记者梳理ofo和摩拜融资历史发现,从2016年10月起,腾讯开始大举投资摩拜。同时,滴滴开始投资ofo。到了2017年4月,阿里蚂蚁金服开始跟进投资ofo。此外蚂蚁金服还在行业老三哈罗单车方面进行了布局。

12月4日,哈罗单车与永安行合并后的新公司宣布完成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威马汽车、成为资本、富士达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业内普遍认为,此举将对共享单车行业造成深远影响。

12月5日,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哈罗单车融资:“被当作支付推广工具了,可怜小股东”。一位摩拜系的投资人表示,哈罗单车基本接近被阿里控股了,这对哈罗单车的小股东很不利,没有话语权,缺少退出通道。

随后,马云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新京报采访表示,“我们做任何的兼并与合作,都要思考对行业是否有好处,不能为了行业垄断、为了赚钱去做这件事。”他认为,“当年高德地图要被灭掉,不行,微博要被微信灭掉,不行。必须保持整个生态健康,这是我要做的事情。所以我把高德地图从零开始,再把它拉起来。你说微博不行,阿里巴巴向微博连续输血三年,保持微博,不然全是微信,乱了套了。”

对此业内有观点认为,双方阵营都在暗自较劲,并在等待中孕育新的变化。就目前来看,摩拜、ofo和哈罗单车是仅剩的三个玩家。其中哈罗单车份额微小,两大玩家摩拜和ofo,谁都没有绝对实力压倒对方。

摩拜和ofo已经开始另外布局。9月,摩拜单车在APP中接入了打车服务,相继同首汽约车、嘀嗒拼车等网约车平台达成合作。11月,摩拜同新特电动汽车等达成了合作,意图染指共享汽车业务。9月,ofo对外透露将推出一款“智能助力车”,以面向3-10公里出行市场。

烧钱仍将继续。对此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表示:“我估计今年是共享经济的倒数第二年,明年是最后一年,预计到2020年,大家也不会有太多的资金投到共享经济里面去了。最后成功的可能就那么几个,死掉的会特别特别多,都是陪练者。”

本文经NOW168.Com自动排版过滤系统处理!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阁下应知本站所提供的内容不能做为操作依据。投资者应谨防ICO、变相ICO!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