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是全世界投资和应用的风口,这个时代为何将由华人主导?

2018年9月11日,第6届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与创新合作大会在广西南宁如期召开。其中《区块链技术创新论坛》由广西科技厅、中国云体系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主办,南宁高新区管委会、广西东盟技术转移中心、北京起风财经科技有限公司承办。

会上,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商业联合会原会长张志刚,现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刘慕仁,广西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曹坤华等领导分别为论坛致辞。

在圆桌论坛环节,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齐爱民主持了《区块链产业应用与发展》为主题的圆桌论坛,新加坡IBD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陈礼贤、新加坡国立大学商业大数据分析中心主任庞严、重庆金窝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汪鹏、新加坡盛火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程炜、杭州金窝窝区块链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立中作为嘉宾参与讨论,以下为现场实录,由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编整理:

主持人-齐爱民:非常荣幸由我来主次本论坛最后一个环节,本次圆桌论坛的主题是“区块链产业应用与发展”。区块链是一个热门话题,是全世界投资和应用的风口。有人说区块链是技术,有人说区块链是数据库,有人说区块链是数字货币,有人说区块链是整个金融,有人说区块链是一种崭新的商业模式,有人说区块链将会是整个产业。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在此,我们请到了五位非常有名望的区块链理论专家与大家分享,首先请五位专家用最简短的一句话评价区块链

李立中:在我看来,区块链和云计算、大数据三者共同构成了赛博空间的水电煤。跟现实空间一样,区块链可能是基础设施,可能在各行各业都有相关的应用,尤其是在安全领域,在相关的数据隐私保护和数据流转方面有其独有的魅力。

陈礼贤:我是技术出身,对我来说,区块链其实就是一个打破传统中心化的技术模型,是多中心化的技术模型。区块链打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想象空间,可能会对社会、经济、商业模式产生巨大的影响,也面临很多挑战。现在,区块链刚刚开始发展,很多潜力尚待挖掘,就像20年前的互联网。

汪鹏:区块链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一次革命,更重要的是对整个生产关系的一次革命。它的意义在于:区块链技术使生产关系各个生产角色的职能发生了改变,这必然会带来一些新的机会,从而推动财富转移。区块链真正的意义在于改变整个社会的商业逻辑,带来新的商业机会和新的商业模式。

庞严:我是做技术的,从技术角度总结,区块链是建立在现代密码学的基础上的分布式数据库。刚才很多嘉宾都讲到,不能单单从技术角度去看区块链,还要结合金融学、社会心理学以及社会学,全方面看待区块链。

程炜:我们都在谈第四次工业革命,如何带来工业革命?我认为首先是商业革命,区块链将会引发商业革命,重新定义企业的编辑和架构,并从根本上降低企业在搜寻、解调、履约方面的成本,让商业变得更加敏感,从而引发第四轮工业革命。

主持人-齐爱民:果然,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现在,区块链行业仍处于婴儿期,即便是婴儿期,它爆发出来的惊人力量也足以让世人感到震惊。区块链可以分为私链、公链、联盟链,有一种说法称,区块链产业的竞争就是公链跟联盟链的竞争,请汪鹏总来解释这个问题。

汪鹏:通俗来讲,公链是典型的、完全的去中心化的,理论上来讲,所有的人都可以进行记录和读写。联盟链是相对中心化的,授权达成一部分共识的人或机构参与读写。私链是典型的传统中心化,一个企业或一个机构内部的记帐功能。究竟未来是公链还是联盟链?我个人认为区分在于需要解决什么问题,能解决什么问题。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区块链要解决实业的问题,做实业是非常难的,做实业也是非常具体的。区块链和实业的结合,就必须要解决整体的效率和安全的问题。所以,我个人认为,从商业应用层面,从解决和实业结合层面来讲,联盟链可能更有未来,更有竞争力。

主持人-齐爱民:区块链不仅热在中国,而且也热在美国、硅谷。在美国硅谷的区块链热潮中,出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现象:基本上都是华裔的科学家在主导区块链研究,与20年前互联网兴起的时候,由美国白人来主导是截然不同的。现在有一个疑问,区块链是由中国人领导的,或者说是由华人领导的,你感觉到意外吗?龙的传人真的可以把区块链发扬到全世界吗?这个问题,请来自新加坡的几位专家来解释。

庞严:我在广西长大,在浙江大学念的本科,然后到麻省理工读的博士,现在在新加坡工作,我在新加坡、美国、中国都工作或生活过。不管是区块链还是人工智能的热潮,为什么华人能够走在前面呢?我感觉有几点:第一,过去几十年来的改革开放,特别是过去20年,很多国内的学生都到国外留学或工作,硅谷的华人越来越多。现在在区块链创业以及人工智能创业领域,华人主导的企业越来越多。

第二,由于互联网的发展,信息的互通是在同一个层面上,新技术出现时,大家都可以第一时间掌握新技术的资料。华人在这方面最有优势。

第三,华人是聪明也是最勤奋的群体。国内很多初创企业,或者已经成长为巨头的企业,如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企业的成功不是偶然的,背后都付出很多。很多初创企业都是996的工作机制,国外的公司都受不了。华人是最勤劳的,在人工智能和区块的热潮当中,华人能走到前面也不是偶然的。

现在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很多华人在国外找到了新的解决方案,可以回到中国市场,把研究成果、解决方案快速在中国非常大规模的经济环境中铺开,这也是成功的主要经验之一。

龙的传人到底有没有办法在区块链创新浪潮中走在前面?我觉得非常有可能。在信息科技和互联网科技这两个重要的科技浪潮期间,华人的企业后知后觉,复制了很多国外企业的模式,成长起来之后也很快能赶超。而这一波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浪潮中,华人的企业先知先觉,很快进入到这个领域并占领了制高点,很有可能会走在前面。

但是同时要提出一点:在区块链领域,在公链和底层技术研发方面,要承认外国的研究人员比较静得下心来。很多公链,如以太坊、EOS,最主要的基础技术开发人员都是外国人。华人在区块链技术方面的优势在于敏感性,背靠大的经济体,有很多落地的应用。希望技术人员能够静下心来,在基础技术方面为区块链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陈礼贤:我跟庞严教授是同一家学校的,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只不过他是教授,我是学生。深有感触,在90年代第一波互联网崛起的时候,很多硅谷的创业公司都是白人,即美国人在主导,但是真正敲代码的很多都是华人。他们甘愿做敲代码的,或者高级程序员。研究发现,美国人喜欢创新,他们敢于创新,所以他们会想出新的东西,能把核心代码做出来。

总体来说,一方面华人没有太大的优势,另一方面华人没有比较好的方法,甚至语言也是比较劣势的。90年代,互联网发展最好的地区是印度,印度人懂英语,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掌握新的代码和技术。这些传到中国可能要半年的时间,等翻译过来,要解决一些错误等,可能一年时间就过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优势,导致了技术落后。

互联网崛起的主要市场是欧美,那时亚洲基本上没有互联网的市场。那时在新加坡做互联网,必须打欧美市场,华人打欧美市场没有任何的优势,而且有很大的阻碍。互联网时代,华人没有占据主导,但是在区块链时代就不一样了。在区块链时代,中国人也看得懂英文,可以拿到第一手信息,这一代的华人更勇于创新并尝试新的东西,而且中国有庞大的市场效应。

主持人-齐爱民:现在中国不差钱。

陈礼贤:这是华人在区块链时代崛起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在应用方面,华人绝对是走在前端,可以把中国的区块链应用拓展到全球。但是有几点一定要注意,因为我们在进入全球市场的时候通常会遇到一些问题。我们懂中国市场,但是不一定懂外国市场,每个国家都有独特的法律、习惯、文化、商业模式,所以一定要沉下心做好技术研发,把技术的短板补齐。第二,要了解每个国家的区别,才能真正打造全球化应用。如果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下一个区块链的独角兽很有可能就来自中国,而且是全球性的独角兽,而不单单是区域性的独角兽。

主持人-齐爱民:他没有预测是来自新加坡,仍然预测是来自中国,让我们给他掌声。目前在中国有500多家区块链公司,未来区块链在中国是否能够顺利发展,中国的社群经济能否形成,这个问题请教一下新加坡盛火咨询公司的程炜。

程炜:其实我们一直在观察各种公司和企业,正如刚才陈礼贤所说,我们认为接下来的巨头一定是来自于中国的企业,但是这需要过程。刚才齐教授提到了社群的概念,2016年,我们集团在日本做了一个项目,这家客户做的是社群经营。通过区块链技术的植入,社群的成长效应取得了非常强的倍增,股价也从238日元涨到2700日元。

社群是区块链应用落地最核心的圈层,我们通常说币圈、链圈、用圈,中国市场一定是全球区块链最大的用圈市场。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但是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社群在不断崛起。这些社群之间以前是靠情感信任维系,现在区块链技术把人与人的信任变成了机器信任、系统信任,社群的井喷效应会更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最大的市场,又有好的根基,一定会诞生出更好的企业。

主持人-齐爱民:全世界的电商平台可以分为两类,泄露个人隐私的电商平台和泄露个人隐私而没有暴露的电商平台。区块链作为一项技术,天然能够与电商平台嫁接,嫁接了区块链技术的电商平台能很好的保护用户隐私还是更糟?有什么技术方案,或者说未来的技术怎样展望?这个问题请教拥有十多项区块链技术专利的发明人李立中先生。

李立中:基于这个问题,我之前做过一些研究。阿里有相关的电话隐私保护,还有隐私面单的创新,我认为用区块链可以做更多。例如,我们完全可以把相关的数据进行隔断,把相关的隐私数据和实际的行为数据进行隔离。也就是说,你可以分析我,但是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可以触达我,但只能通过相关的应用系统来触达,这样就极好地保护了客户隐私。

同时,又可以把相关的数据权益进行有效转移,还可以把一些客户敏感的数据通过区块链的多密钥进行有效加密,最终所有数据的调用都需要客户进行综合性的授权。区块链技术将成为未来的数据流通、数据经济的关键技术,其对应的商业形态,就在不远的未来。

主持人-齐爱民:最后请大家用一句话谈一下自己正在进行的最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

程炜:过去一年,我和团队已经在5个项目上完成了从区块链项目到IPO的演变,分别在雅加达、日本、中国上海、新加坡等地。未来会聚焦在亚洲,寻找全球最好的的区块链应用企业。

庞严: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融合,能够创造一种新的人工智能的生态,能够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也能够给社会带来新的经济形态。未来5-10年,我将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融合的领域做深入的研究。

汪鹏:我认为一个技术要真正对社会产生影响,就要从实验室走向大众,要贴近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才能真正的让老百姓受益。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个高大上的技术普及化、简单化,让更多的老百姓在区块链的浪潮当中受益。区块链技术要革命,首先要打破垄断。区块链最大的意义是生产关系的革命,带来商业逻辑的转变。只有解决了中小企业的发展才有更好的未来。在当前互联网垄断的时代,中小企业特别是中小电商举步维艰。怎么用区块链技术帮助中小企业发展,特别是在数字经济转型的背景之下,助力中小企业的发展,是我们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让互联网的经济形态真正转向中小企业,构建一个人人平等、多中心化、开放的、包容的、自治的全新经济商业体。

陈礼贤:我认为最有意义的事情是大数据,尤其是用户的行为大数据。有一个统计数据,每年人类的自然数据都在被大公司买卖交易,金额高达2千亿美元/年。但是用户提供了这些数据,却没有权利、没有办法控制数据并从中获利。IBD公司致力于让用户天然的行为可以有效地获取、记录、确权,最后给用户带来真正的价值。

李立中:区块链未来可能会真正成就数字中国,作为基础的生产工具为未来的数字经济提供相关的助力,这些数据的价值、流转、确权,以及对应的数据的真实性,让数据变得可流转、可溯源,才是真正的价值。通过这种方式,把相关的价值重新返还给整个生态的参与者,而不是垄断机构独占。

主持人-齐爱民:谢谢五位专家。区块链是全球市场,世界华人有幸走在前列。区块链根植于技术,扩大于应用,成熟于产业,熟练于文化,最终会凝结成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从而改变世界、改变全球。广西是中国东盟的大通道,中国的企业走向东盟、东盟的企业迎接中国的大市场,广西是重要的核心节点。祝愿区块链在全世界健康发展,祝愿区块链在广西、东盟开出最灿烂的花朵。感谢诸位,本圆桌论坛结束。

综合来源:起风财经等,并经编辑适当修订。

本文经NOW168.Com自动排版过滤系统处理!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阁下应知本站所提供的内容不能做为操作依据。投资者应谨防ICO、变相ICO!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